灵猴献瑞邮票

咨詢熱線:400-853-0855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諾獅資訊 > 行業動態

【國家戰略】“一帶一路”戰略最終實現或需50年

最后更新時間:2015-3-31 16:57:24
恰如此前市場預期,在博鰲亞洲論壇召開期間,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28日聯合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以下簡稱“一帶一路”的愿景與行動),提出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積極推進沿線國家發展戰略的相互對接。


 “一帶一路”的愿景與行動的出臺只是應國際要求將“一帶一路”概念進行具化,只是個綱領性的長期規劃,“一帶一路”戰略要想最終實現可能需要30到50年。盡管如此,企業界、投資界仍然熱情高漲。專家初步預計,超過萬億元人民幣的資本將在未來數年走出國門,加入“一帶一路”的建設大潮。


“一帶一路”的愿景與行動提出,沿線各國資源稟賦各異,經濟互補性較強,彼此合作潛力和空間很大。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要內容。多位業界人士表示,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等方面將給企業界、投資界帶來諸多實實在在的機遇。


  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談起“一帶一路”興致最高的恐怕要數企業界,眾多行業的領軍者們都表示在其中發現了機遇。


  “我們完全可以借助‘一帶一路’尋找一些新的商機。華融集團旗下有資產管理、銀行、證券、期貨、基金等,這次‘一帶一路’戰略和亞投行的設立,又給我們打開了一個視野,也提供了一些機會。”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的這番話代表了金融行業的觀點。


  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胡懷邦也表示要加強同業合作。“既可以對一些項目搞銀行貸款,也可以對一些銀行搞轉授信,由所在國的銀行支持一些民生項目,當然我們也一如既往地堅持和多邊國家的合作,我們現在建立了一個數據庫,涉及64個國家,大約900個項目,涉及投資8900億美元。”他說。


  基建行業也從中看到了巨大的機遇。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宋海良表示:“中國交建在60多個國家均啟動了與‘一帶一路’有關的市場調研和項目投資,投資了斯里蘭卡港口城等重點項目建設,并在荷蘭建立了歐洲區域總部,在中亞地區布局參與了道路和鐵路等基礎設施的建設,并且依托在歐美地區的海外并購快速積累科技專利,同時在荷蘭、新加坡等地成立了研發中心和技術中心。”


  能源行業同樣信心滿滿。在北京石油交易所總裁劉少賓看來,“一帶一路”的落實需要產業支撐,石油產業是最重要的產業,各國企業石油產業方面有很多的合作點。“‘一帶一路’對中國企業‘走出去’,或者國外企業‘走進來’都是一個很好的平臺。在利用這個平臺方面,我們從2013年開始嘗試一些合作,去年跟阿拉伯、東盟等簽署了一些合作平臺,而且雙方已經就相關的行業模式、供求關系等技術細節達成共識。同時,為了促進平臺的發展,我們成立了產業基金,從金融角度給予支持。


  在爭食“一帶一路”大蛋糕的諸多角色中,投資者不可或缺。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宏觀研究主管周景彤說,“一帶一路”對資金和金融服務的需求非常巨大。據測算,從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間,僅亞洲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就達8萬億美元。但沿線各國融資能力相對有限,儲蓄率只有22%左右,不及中國的一半。


  最直觀的反映就是股市。上周最后一個交易日,“一帶一路”概念股普漲。大智慧軟件顯示,絲綢之路板塊在漲幅榜上排名第三,工程建筑板塊排名第五,橫琴新區板塊排名第七,新疆振興板塊排名第九,青海板塊排名第十。另據WIND統計,2月11日至今,上證指數上漲17.2%,深成指數上漲14.15%,“一帶一路”指數上漲24.84%。


  民生證券認為,“一帶一路”的愿景與行動的發布,不僅標志著中國以“一帶一路”為主要旋律的外交戰略將開啟新篇章,也標志著中國以“一帶一路”為契機的國家資產負債表重構正式登臺,2015年中國有望迎來第四次投資浪潮的大變局元年。


  最被看好的投資領域是基建。民生證券研究院執行院長管清友說,基礎設施建設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戰略的首要前提、核心關鍵,必須優先。2015年將啟動的鐵路、公路、水運、港口等重大基建項目即將公布,從公開新聞整理的資料統計看,各省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上關于“一帶一路”基建投資項目總規模已經達到1.04萬億元。從項目分布看,主要以“鐵公基”為主,占到全部投資的68.8%。其中,鐵路投資近5000億元,公路投資1235億元,機場建設投資1167億元,此外港口水利投資金額也比較大,超過1700億元。“我們預計,通向東南亞的基礎設施建設宜率先啟動,巴基斯坦瓜達爾港、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等印度洋戰略性港口或成為‘一帶一路’首批戰略港口。中國中鐵、中國鐵建和中國交建三大基礎設施建設與海外項目施工企業要主動作為,積極布局,加快推動海陸交匯、互聯互通。”他說。


  區域概念中新疆、福建最被看好。根據“一帶一路”的愿景與行動,新疆被定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福建則被定位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分析認為,兩地最有希望成為“一帶一路”戰略的核心關鍵區域。


  上海自貿區和新獲批的廣東、天津和福建的自由貿易試驗區也相應受益。東方證券認為,自貿區作為改革先鋒必然成為“一帶一路”戰略推進的重要樞紐。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認為,中國已經發展起來,資本和產能已經過剩,“走出去”是中國現在必須要做的事。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走出去”的主體并不是政府,而是資本,政府只是順水推舟。


  一帶一路政策是國家宏觀發展中重要的一筆,隨之而來的是多個項目的推進及發展。諾獅旅游規劃專業智力于旅游開發景區發展旅游規劃旅游策劃等多個板塊的智力咨詢及設計,一帶一路’是一個大的戰略,戰略的實施由千千萬萬個項目構成,要開展這些項目需要做很多可行性研究,企業可以在大的戰略框架下,選擇適合自己企業優勢的項目,對中國企業‘走出去’是一個非常大的促進。

  

  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胡遲建議,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具體項目時,應尋求當地政府支持,并關注項目的財務風險。對于基礎建設項目,除了借助于亞投行外,要更多尋求當地政府的各種形式的金融支持,如項目擔保,或者是共同分擔投資等。因為“一帶一路”沿線上的許多國家目前的發展程度不及中國,因此項目很可能面臨財務風險。國企要總結以往“走出去”的經驗教訓,更加關注投資項目的財務績效,做到財務績效上可持續。


  部分企業家也注意到這些問題,他們表示希望國家進一步完善規劃,推動企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希望國家能夠在國內搭建資源整合平臺,逐步去除單一企業的‘項目化’運作,增加全局性、地區性的考慮,同時建議加快銀行體系與國外銀行業對接,提高中國企業的海外融資信用度,同時進一步通過銀行體系和人民幣海外結算的推進,減少進入國外市場的業務領域等方面的限制。”宋海良表示,現階段國外政府人員變動大,發展思路變化快,然而很多細節企業并不知曉,可能造成企業進入投資誤區,因此建議依托使領館等資源,及時與海外企業保持常態化溝通。


  金電聯行董事長、中國中小企業協會副會長范曉忻則認為,應挖掘“一帶一路”發展進程中產生的數據價值,加以合理利用,他建議搭建“一帶一路”的區域大數據平臺,實現共研、共用、共贏。(以上文字來源于經濟參考報)


                                                                                                                

上海諾獅旅游景觀規劃設計機構

諾獅服務
熱門專題
諾獅案例
最新資訊
廣州廣告公司 鄭州包裝設計 微孔曝氣器 深圳公司注冊 濾清器廠家 試驗變壓器 頻振式殺蟲燈 成都租車 珠海租車 辦公室裝修設計 CAD教程
灵猴献瑞邮票 4057204872278182376789553584944666687888335988505839675823227726447231585338924594545159152013139979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